银落川

麻烦看简介
这里银落川~
叫我落川就ojbk~
墙头很多,阴阳师,全职,巨人,凹凸,冰尤,刀剑乱舞~
阴阳师吃的cp是狗崽和连若~
全职是叶黄~
刀剑是三日鹤all~
凹凸和巨人没混很久~
男神鹤丸不接受黑子~
辛苦码字的一个小透明~
偶尔也会画一些辣眼睛的画~
总之感谢喜欢!

【狗崽/day78】大义与狐

by银落川
ooc!ooc!ooc!
大义中二狗x高岭之花狐
【1】
今天酒吞和茨木把垫子垫在召唤阵旁边,看着他们的欧洲阿妈再一次的赌自己的欧气。
神乐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画好了符。
“QQ牛力自由!”
十连的符咒飞向高处有一个个的冲向召唤阵。
酒吞和茨木习惯的拿出了墨镜。
一道道耀眼的光芒渐渐融合,出现了一道门。
“非洲大门,开!”
神乐每一次开门的时候都这样喊。
“……”酒吞茨木纹丝不动,表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
“这一次一定能召唤出可爱的sr们!”神乐带着小星星眼,手握拳给自己加油。
“ 我不会输!”小鹿男。
“你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青行灯。
“叫我?”妖刀姬。
“愚蠢的人类。”荒川之主。
“就是这种感觉呢~”阎魔。
……
神乐的眼睛里面满满的绝望。
但是最后两张…
“参上,吾乃大天狗。”大天狗。
等等。
大天狗?
大天狗!!
“终于有狗子了啊。QAQ”神乐抱着狗子。
最后一张神乐没有看,但是…
“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吗?”妖狐。
妖狐!!!!!!
神乐立马一下子把狗子松开。
其他的ssr式神也看着妖狐。
“小生怎么了吗?”
妖狐看着那么多人看着他,眼睛里面突然就起来了一层薄雾。
“没有没有,啊,sr啊,我第一个召唤的sr啊!”神乐抱紧妖狐,开心的不得了。
“唔,小生…”妖狐被对方的热情吓到了一大跳,何况旁边还有好的ssr的大妖怪盯着自己。
“小生…小生…”妖狐看着旁边“凶神恶煞”的妖怪们,“小生…哇—小生—嗝—小生—”
看见自己唯一抽出来的小狐狸被众ssr盯着,还被吓哭到打嗝,神乐凶巴巴的瞪回去:“你们一个个都那么凶干嘛,吓到我的小狐狸了!”
“…”众ssr表示我们怎么了?(一脸蒙蔽.jpg)
“哼╭(╯^╰)╮。”傲娇而且宠崽子的阿妈表示才不相信。
“阿妈,我们寮里面又不是没有sr,雪女也是你抽出来的啊。”酒吞把墨镜摘下来,对阿妈叙述着。
“你懂什么!雪女那是系统送的!每个人都有而且都会抽到的好不好!”神乐抱着妖狐哼唧唧。
“…”听到自家阿妈的回答,酒吞沉默了一小会,又说道,“那大天狗呢,寮里面之前也没有大天狗啊。”
“不一样,想抽到大天狗是收集癖在作怪,但是抽到阿崽…”神乐大吸了一口气,“是为了吸狐啊!”
听完这句话,酒吞捂住了额头。
果然,唯女人与茨木难交流也!
坐在酒吞旁边的茨木看见酒吞的那个样子,好奇的凑过去问:“挚友,你怎么了?”
“没事。”
“挚友,你怎么会没有事!吾的挚友,可是大江山第一的鬼王酒吞童子!所以吾的挚友,你的身子可是很重要的!”茨木笑着,不断的说着。
所以说,唯茨木与女子难交流也!
“对了,茨木和酒吞,你们最近没有事干吧?”吸狐的阿妈把阿崽觉醒以后就跑过来问。
“嗯。”“对啊阿妈怎么了吗?”
“那帮我带下阿崽和狗子,”阿妈把手里的阿崽塞到,酒吞手里,把身后的大天狗塞到茨木的怀中。
“你们一人带一个,再带几个狗粮,嗯,估计就差不多了。”神乐掰着手指计算着妖狐和大天狗升到六星需要的材料。
“啥?!本大爷为什么要帮你带这个小东西啊!”酒吞用两只手指把妖狐拎起来,脸上表情十分的不悦,头上的井字都出来了。
反观茨木,好像是蛮喜欢大天狗的,对神乐应了一句,就带着大天狗走了,屁股后面还跟着三个摇摇晃晃的达摩。
“酒吞啊,不是阿妈说你。”神乐捂着胸口,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像茨木一样让阿妈省一点心呢…你看看茨木,阿妈让他去带狗子一点怨言也没有,反而还很高兴。你可是我们家里面第一个升的六星啊,你可是老前辈了,你要跟阿崽这个小屁孩过不去干嘛。茨木虽然是前几天刚刚升的六星,但是不也是开开心心的…”
酒吞头上的井字更多了。
“阿妈也是很累的啊,你生为阿妈的大儿砸可要帮帮阿妈啊…”神乐依旧在絮絮叨叨。
实在是受不了神乐的絮絮叨叨了,酒吞一把把妖狐抗在肩膀上,认命的说:“本大爷知道了,神乐,本大爷就先走了。”不等神乐回话,酒吞就一手扛着妖狐,一手抱着三个达摩就飞快的跑出门去了。
神乐笑了笑,表示早已经知道结局。
【2】
几个星期下来,妖狐和大天狗已经都是四星了。
因为自己寮的神乐因为现世里面有大事情而很少上线肝了,酒吞也乐着享受清闲。
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妖狐一伙人都没有遇见大天狗一伙人。
当妖狐把这个发现告诉酒吞的时候,酒吞说:“不用担心,怕是两波人马被神乐分开来刷了,别担心。”
妖狐听到这是酒吞说到,自然也就是放下了心,安安静静的跟在酒吞后面把自己的实力提上去,不让自己拖后腿。
但是,这一天,妖狐他们却碰巧遇到了茨木。
茨木一看见酒吞,眼睛里面发出两道强光。
“挚友!吾看见你了!”茨木挥着自己的地狱鬼手,星星眼的和酒吞打着招呼。
“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到你看到本大爷了。”酒吞不耐烦的把头撇过去。
茨木看见酒吞这个样子,立马跑过去,把大天狗丢下来了,兴致勃勃的跟酒吞说着什么。
妖狐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个人,不动声色的跟在两个人的后面。
却没有想到,刚刚走几步,就被大天狗扯住了袖子。
“那个…茨木叔叔说酒吞叔叔是他的挚友,那小狐狸汝是不是也算是吾的挚友?”大天狗用茨木款星星眼看着妖狐,“因为吾是茨木叔叔带大的,小狐狸是酒吞叔叔带大的,既然如此,那你也是吾的挚友!”
看着大天狗那个期待的眼神,妖狐用扇子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表示对于茨木叔叔带大的大天狗这个表现一点也不惊讶,毕竟从小带大的式神性格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像自己带大的式神的。
所以性格本来就有一点中二的大天狗加上无脑挚友吹的茨木,使大天狗的中二属性无限放大,并且沾有一点茨木的挚友吹的特点。
“小狐狸你如果不出声吾就当你答应了!”大天狗星星眼里面的中二之意好像要蹦出来,“呐,小狐狸,你愿意和吾一起去追求无上的大义吗?”
妖狐翻了一个白眼,回答到:“小生才不要去和你一起追求大义,你的大义才不好玩呢。”
大天狗捂住胸口,逼迫自己的眼睛里面浮现一层雾气。
“小狐狸,你太伤吾的心了,吾可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去和你一起寻求大义,就像酒吞叔叔和茨木叔叔一样。”
“小生才不要—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小姐姐,小姐姐可比你的大义好多了!”妖狐表示这个妖不但中二而且还要耽误自己寻找小姐姐的世界哼唧唧╭(╯^╰)╮
“可是吾的大义—”狗子对自己的大义的道路恋恋不舍。
“嗨呀知道了知道了,等小生六星的时候就答应你去和你寻求你的大义,但是现在我们要赶紧赶回去。”妖狐一把拽住狗子,把狗子往酒吞和茨木的方向拉。
“那,小狐狸我们可是说好的,你可不许懒账啊!”大天狗被妖狐拖着走的时候还不忘记自己的大义。
“知道了知道了,小生当然会记得,你不用担心!今天神乐阿妈可是从现世里面回来了,我们感觉过去吧,免得他们等急了。”妖狐一边说一边加快了脚步。
才不想在小姐姐面前丢脸呢!
大天狗美滋滋的在那里盘算着自己的大义梦。
“嗯?怎么这么慢?”酒吞往后面看了一眼。
“喂!你们快一点!”茨木往后面的两个人挥了挥手。
“知道了知道了!”妖狐大声的回答道。
“那个,小狐狸,你先把吾放开好吗?”大天狗弱弱的提出了意见。
“哼,知道了,快过去!”妖狐放开了手。
在落日的余晖里面,前面的大妖怪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后面大大闹闹的小妖怪的影子也富含着暖意。
忽然,大妖怪们回过了头,金黄色的光芒撒在脸上,柔和了起来,定格成一副画卷。
【3】
妖狐耐心的听大天狗说完了,然后皱着眉头问:“所以你说这个的原因是什么?”
大天狗看着身下的妖狐笑了笑,伏下身子。
“只是想告诉你…”
你就是吾永远的大义。
【乖宝宝正义的拉灯】

【狗崽/第38天】《樱花啊樱花》

樱花啊樱花,我向你许一个愿望可以吗~希望我爱的那个人啊,一生平平安安,幸福快乐。
                                           ———题记
1.
“今年的樱花好美啊~”妖狐漫步在校园里,看着飞舞的樱花。
突然一阵狂风吹过,樱花满天飞,妖狐不得已闭上了眼。
樱花过后,妖狐睁开眼,看见了他这一生都将视为珍宝的记忆。
一位黄发男子坐在樱花下,旁边放着一把竹笛,一片樱花落在了他的头发上,他睁开了眼,那蓝色的眸子仿佛大海在他的眼睛里。
突然,那双湛蓝的眸子看了过来,妖狐被看的脸一红,捂着脸跑走了。
到了宿舍里,妖狐才发现他的折扇不见了。妖狐有一些懊恼。这时,有人敲了敲门。
妖狐一边开门一边问:“谁…”
当妖狐打开门时,那位金发男子就站在妖狐的面前,笑着说:“同学,这是你的折扇吗?我叫大天狗,同学你呢?”
风吹过,樱花洒落了一地。
2.
大天狗今天上吹奏课上的有些累了。
他坐在了樱花树下,想看一下樱花,缓解一下心情就去宿舍,没想到他因为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他是被樱花叫醒的。樱花的花瓣一片片的从他的脸旁拂过,还有一片调皮的落在了他的头发上。他微微有些烦躁了,睁开了眼,把那片调皮的樱花拿了下来,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一个银色长发男生看着自己。
他的银色头发末尾还挑染了一些紫色,眼睛是金色的,感觉让人很难看透他的心思。但是,他现在的心思谁都可以看的出来啊。
没想到那个男生看到了,却捂着脸跑了,连手上的折扇也掉了。
大天狗捡起折扇,刚刚想说什么,却发现现在的他是完全不会理自己的。
罢了,便一直在他的身后吧,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再把折扇还给他,顺便认识一下这个好玩的男生。
“同学,这是你的折扇吗?我叫大天狗,同学你呢?”
3.
“我回来了。”大天狗向没有人的房间里喊了一声。这是和妖狐交往时养成的习惯,以前妖狐总会立马从房间里跑出来,但是现在…
“栗子!不要抓我裤腿!”大天狗无奈的抱起一只暹罗猫。
这只叫栗子的猫听到大天狗的话以后,不满的叫了几声。
但当大天狗抱起他的时候,他顺从的被抱起来,还舔了舔大天狗的手。
大天狗的手很漂亮,节骨分明而且修长。妖狐的手也很好看,而且还留了长指甲,显得手更长了。
大天狗甩了甩自己的头,并在心里告诉自己:“好了,要忘记那个人开始生活啊。”
可是大天狗怎会忘得掉。
他看到哪里,哪里就是妖狐的影子。妖狐已经完完全全融入了他的生活。就连栗子,也是他和妖狐一起去挑的,还是妖狐给他取的名字。
当大天狗要开始做饭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大天狗打开门,是那张久违的脸庞。
妖狐站在门口,有点尴尬的对大天狗说:“请问我可以在这里暂住一下吗?”
4.
大天狗挑了挑眉:“妖狐?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分手吗?”
妖狐熟练的脱下鞋子,摆好:“嗯。可是那个人和我分手了,而且我因为出柜和我爸妈决裂了。我想来想去,我好像只能来你这里了。”陈述完,妖狐便悠悠然然的跑到沙发上坐了,顺便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栗子跳上了沙发,坐在了妖狐的旁边。妖狐摸了摸栗子的头:“栗子,好久不见啊。想我了没有?”
“喵~”
“那我就当你是想我了。”妖狐笑了笑,挠了挠栗子的下巴,栗子也一脸满足的享受着。
大天狗从冰箱里面拿出一杯水和一罐牛奶,把那罐牛奶抛给了妖狐。
“哎,你居然还知道我喜欢喝这个品牌的牛奶,是不是对我还念念不忘啊?”妖狐把玩了一下牛奶,笑嘻嘻的问着大天狗。
“和你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罢了,去超市的时候会顺带拿一罐。拿回来以后也是自己喝而已。”大天狗漫不经心的拿着水坐在了妖狐的旁边。
“那我对你的影响还蛮深的?”
“算是吧。”大天狗垂下了眼睛。
算是吧。才不是算是吧。明明就是很深的影响啊,为什么自己要这个样子呢?说到底,还是不想先低下头啊。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孤傲,每次和妖狐吵架就算是自己的错,也绝对不会低头,而是等着妖狐来道歉。就说是后面清醒了,准备去和妖狐道歉的时候,还是低不下头啊。妖狐和自己分手的时候也说了的啊。
【大天狗,和你在一起太累了,我撑不下去了。而且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所以,我们分手吧。】那天妖狐一脸疲倦的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大天狗就知道,自己的整个世界,已经远去了。
看见大天狗垂眸不语,妖狐的嘴张了张,好像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把嘴闭上了。
妖狐的眼底的情绪已经变化,从之前的没心没肺变成了好几种复杂的情绪交错。
担忧,后悔,绝望…妖狐眼睛底下的情绪流动着,翻滚着,争斗着…但是当大天狗抬起头的时候,又尽数没入黑暗,被没心没肺所掩埋。
“喂喂,怎么了?又失恋了?”妖狐调整了一下心态,调侃起来。
“没,想到了一些事情。”大天狗喝了一口水。
两个人开始沉默,大厅里只回荡着电视机上面人物的僵硬话语与表情。
“咕——”
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
大天狗皱起来了眉毛:“饿了?”
“废话,我昨天又没有吃饭。”
“你坐好,我现在去做饭。”
“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
大天狗拿出食材,清洗,切开,下锅。不一会,晚饭便做好了。
虽然只有三个菜,还是最简单的番茄炒蛋,辣椒炒肉和炒青菜,但是对于以前完全没有做过菜的大天狗来说,已经进步了不少。
大天狗还顺便把栗子的猫粮倒在了栗子的碗中。栗子走过来,蹭了蹭大天狗的裤腿,便低下头吃饭了。
妖狐急急忙忙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想要去拿筷子和碗准备吃饭,但是手刚刚伸出去,就被刚刚端菜出来的大天狗拿筷子打了一下手背。
“啊,疼!”妖狐被打到以后立马缩回来了手,委屈巴巴的摸着手背。
大天狗撇了一眼:“别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下手多重我心里有分寸。还不快去洗手吃饭?”
“居然没有骗过你哼唧唧,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洗手。”妖狐哼哼唧唧的走去厨房洗手。
“还是孩子啊。”大天狗摇了摇头。
吃完饭以后,大天狗和妖狐打起来了牌。
“啊哈!我赢了!我终于赢了!不容易啊不容易!”妖狐满脸被贴上了小纸条,打出来了最后一张牌。
大天狗一脸宠溺的望着他,眼底的柔情似水。
“嘿嘿嘿…”妖狐拿着小纸条“啪”的一下用力贴在的大天狗的额头上,大天狗的眼角因为妖狐的太过于用力抽了抽,“急急如律令,净化妖魔!”
大天狗无奈的看着妖狐把脸上的纸条撕了下来,一边撕一边不止的喊着疼,却让自己挂着纸条挂十分钟。
“好了不闹了,快去睡觉,很晚了。”大天狗对着在大厅里闹腾的妖狐说道。
“哎?才12点啊,早的很呢!”妖狐指了指挂在墙壁上的钟。
“不早了,快去睡。”大天狗扶了扶额头,一下子把正在闹腾的妖狐压在了身下,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快去,你再不去的话,我现在,就干翻你。”
妖狐愣了一下。
“不信?”大天狗挑了挑眉毛,“那…你敢试一下吗?”
说罢的太感动手便从妖狐的衣摆摸了进去。
“不要!!!我现在就去洗还不好吗!大天狗我们有话好好说,别这样!”妖狐吓的立马推开了大天狗。
交往期间妖狐还会知不道大天狗就是一个野兽?立马鲤鱼打挺的起来奔向厕所。
大天狗笑了笑,可是眼神又暗了下来。
自己就这么令他讨厌吗?
大天狗抱起来了栗子,坐在沙发上给自家猫主子顺毛。
过了一会儿,厕所传来了声音。
“那个,大天狗,我…忘记拿衣服了。”妖狐尴尬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会忘记。而且你好像没有带衣服来吧?我给你找几件我的衣服给你穿。”大天狗把顺好毛的栗子放了下来,拿出来了几件衣服递给了妖狐。
“大天狗,衣服倒是可以凑合。但是…贴身衣服就不行了吧?”妖狐闻了闻大天狗的衣服,上面有大天狗和阳光混合的味道,挺好闻的一种熟悉的味道。以前和大天狗拥抱的时候大天狗身上便是这种味道。
“是啊…我现在去买,你等着。”大天狗拿了钱和钥匙就下去给妖狐买衣物了。
妖狐穿着大天狗买来的内裤,看着坐在卧室里面的大天狗,心中说不出的尴尬:“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尺寸啊喂!”
“做都做过了,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大天狗看向了妖狐的两腿间。
妖狐一下子红透了脸。
“老流氓。”
“今天我们两个一起睡,你突然来,我还没有把客房理出来。”
“我要去睡沙发!”
“沙发那里可没有空调。”
妖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人这么无赖。
“所以你来不来,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放心。”
“我只是为了空调!”妖狐躺在了床上。
“嗯好。”
栗子表示:我他喵是猫,才不是狗,这狗粮我不吃!!
{未完待续}
啊哈踩点~
下一棒~ @MC·小依

【狗崽/第十六天】
好像我是第一个发画的
(一个写文的去发画,怕是失了智)
两个偷偷跑出去看烟花祭的妖ㄟ( ̄▽ ̄ㄟ)